亚博APP网页登录

《黑客难过美人关(k莫同人)》木句子 ^第26章^ 最新更新:2017-03-15 15:59: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

自从上次在医院门口答应了KO的求婚,他们就以闪电的速度出国领了证,并且拍了好几套结婚照。当然拍照过程中郝眉一直抱怨自己脸上的粉不够,导致拍出来他特黑的事情就不值得说太多了。

郝眉正雄赳赳气昂昂地屹立在沙发的靠背上,宛如昔年的狼牙山壮士,神圣不可亵渎。

他维持着一脚踩在坐垫,一脚踩上靠背的飒爽英姿,想象自己现在是要去拯救人类的Superman–这样起码让他说话的时候多一点底气。

郝爸爸一顿,看了一眼手机屏幕,确定是自己的亲儿子,啧了一声,“别闹,我跟你爷爷他们搓麻将呢!”郝爷爷和郝奶奶在三年前移民到澳大利亚,开了一个农场。郝爸爸经常去探望两老,并且一起,搓麻将。

郝爸爸一张六筒打出去一炮两响,十分不耐烦,“好了好了,要零花钱找你妈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爸穷得内裤都买不起。”

“爸,是真的。”郝眉同志觉得他和他亲爱的爸爸产生了代沟,索性抛出底牌,“我都已经扯证了,跟一个男人。”

“行行行行行行……我现在忙着呢啊,有啥事儿找你妈去啊!”郝爸爸在情急之下掐断了电话,洗牌的手突然一顿,像被闷锤狠敲了一记,错愕万分地看着郝爷爷,“他说,他跟谁扯证了来着?”

他仓皇摸起手机,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抱着椅子腿,嘶吼道:“喂!老婆,出事儿了!”

郝妈妈尚在国内,刚送走一个抑郁症患者就接到郝爸爸的电话,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,“你说真的?!”

再说到这边,郝眉被突然之间挂断了电话,在沙发上愣了足足五分钟才回过神。KO刚从厨房解了围裙出来,就看到他一副“我要奔小康”的姿势站在沙发上,走过去饶有兴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郝眉跳下来,挠了挠后脑勺,“嘿嘿,我跟我爸……出柜了……”

KO有点惊奇,但细想下来觉得这是迟早要面对的一关,便问他:“他怎么说?”

KO顿了顿,觉得这确实很像郝家的作风,总是不按常理出牌,“你觉得,你妈那儿好过关还是你爸那儿?”

郝眉想了想,“我爸。”然后补充道,“但是他没有发言权,在家都是听我妈的。”

郝妈妈是心理学专家,从郝眉记事开始,郝爸爸就从来不敢再老婆大人面前说谎,十足十的?耳朵。

“这有啥?”郝眉痞气十足地挑起KO的下巴,学着电视剧里山大王的流氓样,“你人都是我的了,他们还敢怎么样?”

第二天,阳光暖洋洋地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到主卧的大床上。郝眉侧躺着只露了半颗头在被子外面,背后抵靠着KO的胸膛,两个人都十分喜欢这个姿势。KO可以踏实地搂着怀里的人,而郝眉也可以欣然享受背后温热的体温。

KO已经醒了,他吻了吻郝眉赤/裸的肩膀,轻手轻脚从被窝出来。周末的郝眉总是喜欢赖床,不对,是郝眉一直喜欢赖床,只不过周末他才有机会实施。

KO穿好衣服去厨房,打算做好早饭之后叫那家伙起床。然而煎蛋煎到一半突然有人敲门。

郝妈妈看着开门的不认识的男人,暗骂一声贼踏马帅,然后强装镇定,冷冷道:“我找郝眉。”

一闪而逝的眼神,就让郝妈妈十分确定,眼前的人就是郝爸爸口中“抢他们儿子的臭流氓”,于是乎拿出大家长的气势,“我是他母亲。”

KO顿了顿,暗自庆幸做早餐的时候没有只穿一条牛仔裤,侧身让郝妈妈进屋,从厨房倒了一杯蜂蜜水递上前,道:“您先稍等。”

郝妈妈两手环胸,在客厅和厨房来回转悠,对这公寓颇为满意。起码没有随处可见的臭袜子,厨房和冰箱也没有异味,锅碗瓢盆都井井有条地放着,地板也十分干净,随时光脚没问题。

不对不对,不能从外观去评判别人。这种小学生都明白的道理,她这个博士后怎么可能不明白?

郝妈妈坐在沙发上沉思,就听到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穿透厚重的卧室门传出来:

“啊啊啊啊——真的假的!”郝妈妈觉得十分丢人,这个一惊一乍小屁孩儿居然是他儿子。

“她到哪儿了?她干——唔唔唔!”郝眉话说到一半被KO捂了嘴,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直转。

KO定定看他,戴戒指的手拉起对方同样戴着戒指的手,举到郝眉眼前,道:“小家伙,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。”

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入卧室,在男人英挺的眉眼留下一道光。郝眉愣愣看傻了,鬼使神差踮起脚,在他眼皮落下一吻。

郝妈妈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等人,就发现郝眉视死如归地打开了卧室门。后面跟着那个换了一件黑色衬衣的男人。

虽然内心活动略微澎湃,但郝妈妈二十几年来,在儿子面前的形象都是那铁面包公,不可商量。只见她高冷地将两手叠在膝盖上,如同古代位高权重的皇太后,冷冷挑眉,“起来了?”

太后的气场尤其逼人,她见往常都欢脱得跟神经病无异的儿子,今天却病怏怏唯唯诺诺,表情不由得更加严肃,道:“你不是话这么少的人。”

郝眉一颗心悬吊吊挂着,低着头讪笑,“妈你……平时也不会问我这些问题啊……”

郝妈妈一愣,确实,这些母亲关心孩子的话她平时几乎不问。小时候不问,儿子上大学之后,见面的机会就很少,更不会问。因为她可以从极其细微的表情中,判断郝眉的生活品质。只不过今天的话题有点特殊,她才不得不需要一些热场。

她一直想把郝眉培养成一个医生,没想到他填志愿的时候却自己偷偷报了计算机。她当然很气,授意郝爸爸每个月只打六百生活费,想让他知难而退,没料到这孩子还是咬着牙撑到了毕业,还跟室友一起开了个不错的公司,完全自己独立,不用家里操心。

她生的儿子,脾性她当然最清楚,一根筋走到底一条路走到黑,就算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。

“好。”她打算不再绕圈子,“你知道我今天是来干什么,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。你爸昨天给我打了越洋电话,把你跟他说的全都转述给了我。我的目的很简单,三个问题,问完我就走。”

两个人都去国外领证了,她当然不会问“你们是不是真心深爱彼此”的废话,两个孩子的感情肯定不浅。但在一起生活,便意味着柴米油盐,光靠两个人成天缩在一起说情话是不可能长久的。如果这男人是个不务正业混吃等死的二流子,那么就算是跟儿子决裂,她也要阻止到底。

“以前是厨师,现在是程序员,跟他一个公司。”KO回答的简便,没有提其他的事。

郝眉急巴巴补充:“他的年薪比我多十万,平时那些项目的奖金也比我多很多,妈你不用担心。”

太后面上波澜不惊,默认第一个问题通过,继而问道:“第二个问题,要孩子么?”

这个问题比较严肃,KO曾经也不止一次思考过,但不管思考再多次,结果都是一样,“如果他没有想要,我想我们不会有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因为孩子会让我分心,不能一心一意照顾他。”

当然,如果那家伙可以生,KO不介意让他生一打。两个人爱情的结晶,是要放在掌心捧着的小心肝。但如若纯粹是为了培养继承人,那这个孩子便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,而是一枚可以养大的棋子。

何况,没有亲身体会过的人,根本不知道大名鼎鼎的眉哥究竟有多闹腾。一个人在客厅里一边踢球一边卷着一本书当话筒自己解说;敲代码想不出来就缩到墙角把头发一根根全都竖起来接收信号;心情不好一定得去游乐园坐过山车;生气了必须公主抱才可以哄回来;天冷了不知道加衣服;饿了不会做饭;感冒了,药还得一颗一颗哄着吃。

然而,对于一个只在KO面前才变成小公举的眉哥,和一个只在眉哥面前才甘愿成为侍卫的KO,这样的生活才是最和谐的。

“好,第三个问题。”郝妈妈若有所思,停顿了半晌,换了个方向继续跷二郎腿,说出了她的终极考验:

郝妈妈的表情高深莫测,没有反驳也没有肯定,只冷冷一句:“快点儿我还要去趟公司。”

以前念书的时候,不听话还可以控制他的经济来源,现在他自己有能力养活自己,也找了一个能一起生活的人。凭什么去制约他?

她今天来的原因当然不是她儿子结婚的对象是一个男人,而是来看看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儿子喜欢。换做郝眉突然间跟一个女人领证,她也是要过来把把关的。

当然了,郝妈妈没有问KO要什么保证书,确保一辈子对她儿子不离不弃。可能因为她工作的缘故,她一直觉得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开心,两个人喜欢了爱了,当然可以在一起。到不爱了不合适了,当然也可以分开。没有人规定同性恋不可以认真,也没有人规定认真的同性恋一辈子只能喜欢一个人。

异性恋有结婚离婚再结婚的,同性恋也是一样。任何不伤害别人的感情喜好,都不该因为小众,而成为被歧视的对象。

不过,郝爸爸对于这一点的认识仿佛还不怎么到位,等他回国,一定得好好收拾收拾。

由此可见,出柜这事,更好过关的分明就是郝妈妈。不过郝妈妈的女强人形象在郝眉心中太过伟岸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jhexin.com/,特拉莫队让他错以为他老爸才是更好商量的那一个。

“来来来,恭喜二位新人啊!今天终于修成正果了!”愚公跳得尤其欢脱,发誓要把份子钱全部吃回来。

贝微微一双星星眼望着一身西服的KO,化身偶像的小迷妹,“KO师兄真是太帅了!”

贝微微后背一凉,转头谄媚笑道:“那当然啦……别人再帅怎么帅得过大神你嘛!”

“郝眉他妈,你说这么俊的小伙子,怎么就不长眼看上了咱儿子啊?”郝爸爸发出由衷感慨。

“你什么意思啊?咱儿子怎么了?堂堂理科省状元,年薪数十万,长相讨喜又人见人爱,还自带嫁妆,除了黑了点儿,其他哪儿不好吗?”郝妈妈十分不乐意,俩儿子都是她的小心肝,说谁都不行,“再说了,儿子就算再黑,也比你白!”

“师兄,我敬你们一杯,祝你们白头到老!”程佳茗一身黑色小礼服,将身材勾勒得尤其漂亮。

白励耳朵泛红,眼神不自然地往旁边一瞟,道:“医,医生说,孕妇不可以喝酒。”

程佳茗哈哈干笑两声,“师兄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,他瞎说的,嘿嘿,瞎说的!”说罢在暗中狠狠拧了白励一记,剜他一眼,“回去算账!”

远处,程玖彦在一辆黑色轿车里,拿着望远镜朝这边看。他堪堪放下望远镜,“哥,佳茗果然和白励在一起。”

“哥,我觉得她,现在很幸福。她爱的人刚好爱她。”程玖彦拿着望远镜的手指泛白。

“哥,我……想出国一段时间……”程玖彦小心翼翼地看向男人,“回来后,你问我的问题,应该就有答案了……”

黑色的轿车扬长而去,承载了程家不与人知的故事。程玖彦没有想到,等到一个月后,他终于敞开心扉回到程家大宅,迎接他的,却是一口棺材。

但他们彼此珍惜,且无比庆幸,无比庆幸KO的不幸终止在了14岁,也无比庆幸郝眉的那个噩梦只是个梦。他们曾经害怕过,担忧过,彷徨过,但这又如何?

k莫的故事会随他们的生命一直延续下去。而我姑且说到这里,如果有机会,再跟大家说一说程家的故事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