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全网网页登录

夏日二重奏 走进法国巴洛克音乐世界

今年5月,Erato唱片推出一张古乐二重奏专辑,由两位年轻一代的法国古乐演奏家——鲁特琴演奏家托马斯·敦福尔和羽管键琴演奏家让·龙道合作。

他们演绎的音乐,来自法国17世纪下半叶到18世纪上半叶,一批在法王路易十四和路易十五的宫廷中活跃的巴洛克作曲家,除开权倾一时的吕利没有入选之外,从1610年出生的米歇尔·蓝贝尔,到1683年出生的让-菲利普·拉莫,专辑中所选的八位名家,可谓精选了那一百年间,法国巴洛克音乐的巅峰人物。

在路易十四时代,羽管键琴崛起,成为宫廷和贵族中最受欢迎的乐器,在这方面称雄的作曲家就是弗朗索瓦·库普兰,由于他来自传承悠久的库普兰家族,谱系中有不少出色的作曲家,故人们也尊他为“大库普兰”,足以见之其重要的地位。他为后人留下了四卷羽管键琴曲集,影响甚至一直持续到二十世纪。

有意思的是,在这四卷曲集中,最出名的一首标题和意涵,学者和演奏家们至今莫衷一是,这就是Baricades,障碍,全称“神秘的障碍”。

整首乐曲以分解和弦构成,四个声部组成一个非常细密的音网,动力十足,给人带来一种五彩缤纷的、类似迷宫编织一般的迷幻感。至于这首曲子为什么叫做神秘的障碍,有认为它象征着生命和死亡,过去和未来、自我与超越等等。

鲁特琴演奏家托马斯·敦福尔和羽管键琴演奏家让·龙道,把这首《神秘障碍》作为专辑的标题,并给原先的羽管键琴再增添了一个长颈阿奇鲁特琴声部,在羽管键琴上方八度奏响,使之更为五彩缤纷。

《神秘障碍》专辑的一个新颖之处,就在于突破障碍,把之前不少给维奥尔琴合奏的乐曲,改编为了羽管键琴和长颈阿奇鲁特琴,打破了传统古乐界的戒律,因为古乐运动一开始追求的是作品在它那个时代的原貌,当时的乐器编制、当时的声音、当时的风格、当时的演奏法。

而新一代古乐演奏者更偏向西班牙维奥尔琴大师若迪·萨瓦尔的思路,无论什么编制的音乐,只要演奏自己手中的乐器,听起来效果好,则都可以尝试。托马斯·敦福尔改编演奏法国维奥尔琴名家马雷·马兰的《d小调第三组曲》中的哀歌,原先的维奥尔琴被换成了阿奇鲁特琴,反而更显精美。

马雷·马兰和同时代的安东尼·富柯瑞都是维奥尔琴演奏和创作名家,马雷·马兰的曲风以和谐优雅著称,富柯瑞则是大胆炫技,注重表现力,所以同时代人有“富柯瑞是魔鬼、马雷·马兰是天使”的比喻。

托马斯·敦福尔1988年生于巴黎,曾在多个鲁特琴大赛中获奖,他的合作搭档,羽管键琴演奏家让·龙道比他小三岁,在获奖方面则更为显赫,2012年,他在羽管键琴界最顶尖的赛事,比利时布尔日大赛上夺冠,只有21岁,是该赛事最年轻的夺冠者。

让·龙道五岁开始,就接触并痴迷于羽管键琴,后来又兼修管风琴、钢琴、指挥和爵士乐,可谓博采众长,又有专精的特长,尤其卓尔不凡。当人们问起,他认为羽管键琴最值得品味的特点是什么,让·龙道说:“那就是敏感、敏感、更敏感,这是一件具有精致表现力、同时又无与伦比地温暖、充满喜悦和活力的乐器。”

让·龙道说,设计专辑曲目,其实是一个非常整体的概念,他很像作曲,创造出一个恰当的曲式结构,让乐思能够各归其位。

这张聚焦法国17、18世纪巴洛克音乐的专辑,以长颈阿奇鲁特琴和羽管键琴的二重奏为主,还有两件乐器的独奏曲,以及穿插其中的男中音和次女高音的声乐曲,都用巴洛克时代的通奏低音组方式伴奏,除了之前两件乐器外,再增添一把viola da gamba,膝间维奥尔琴,整张唱片听下来,就如同参加一个琳琅满目的音乐晚会,令人赏心悦耳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jhexin.com/,维琴察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